当心!美发产品或增乳腺癌风险!

2017-06-28 08:49:26 39健康网社区

  我国乳腺癌的发病年龄主要集中在40岁至45岁左右,而国外女性45岁至50岁是第一高峰,之后逐步下降,到了60岁是第二高峰。事实上,由于工作压力、不健康的生活方式等原因,我国癌症年轻化早已经悄然蔓延,而作为女性发病率极高的乳腺癌,逐渐成为年轻女性的杀手。乳腺癌已成为当前社会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梅斯医学小编整理了有关乳腺癌的最新研究进展,与大家分享。

  【1】J Natl Cancer Inst:乳腺癌辅助内分泌治疗请“再续未了缘”

  瑞典一项大规模队列研究中,乳腺癌女性从首次处方他莫昔芬或芳香化酶抑制剂起进入随访直至2015年1月31日,并分为无中断组(n=1607),重启组(n=953)和无重启组(n=511)。

  结果显示,<50岁患者、Charlson合并症评分≧2分、T<2cm、HER2-、LN-、无乳腺癌家族史、激素替代治疗史、使用症状缓解药物以及TAM AI的患者,重启内分泌治疗的可能性降低。重启内分泌治疗可显着改善DFS。

  研究首次证明重启内分泌治疗能改善预后。临床医生在实践中应鼓励中断治疗患者重启内分泌治疗。

  【2】Indian J Anaesth:乳腺癌改良根治术中,SPB可作为PVB的替代镇痛技术

  乳腺癌改良根治术(MRM)可能与严重的术后疼痛有关,导致慢性疼痛综合征的发生。本研究旨在对比两种超声引导下神经阻滞术后镇痛的效果:椎旁阻滞(PVB)和前锯肌平面阻滞(SPB)。

  采用双盲、随机对照研究设计,纳入了50名择期接受MRM腋下淋巴结清扫术的成年女性。静脉注射咪达唑仑1 mg、芬太尼1.5 mcg/kg、丙泊酚1–2 mg/kg、维库溴铵0.1 mg/kg诱导全身麻醉后,T4时给予患者超声引导胸腔PVB(n = 25)或T5时给予患者超声引导胸腔SPB(n = 25)。通过PCA泵记录4, 6, 24, 48和72小时的首次镇痛和吗啡用量,记录视觉模拟量表评分和任何不良反应。采用未配对t检验和Mann-Whitney U检验对比定量变量。采用卡方检验或Fisher精确检验比较定性变量。

  结果显示,PVB组镇痛持续时间(平均±标准差[SD])显著长于SPB组(346±57 min VS. 245.6±58 min,P<0.001)。术后24 h的吗啡消耗量(平均±SD)SPB组(9.7±2.1mg)明显高于PVB组(6.5±1.5 mg)(P<0.001)。

  总而言之,该研究发现,虽然PVB提供的镇痛时间长,超声引导下SPB可作为胸部PVB的另一种替代镇痛技术。

  【3】J CLIN ONCOL:非洲裔美国乳腺癌幸存者的减肥干预效果

  患有乳腺癌的非洲裔美国妇女具有更高的癌症特异性和总体死亡率。肥胖在非裔妇女中普遍存在,并有助于乳腺癌的进展和许多慢性病。乳腺癌幸存者的减肥干预对体重、行为、生物标记和社会心理有积极影响,但很少有目标是非裔美国人。最近有研究探讨了Moving Forward——一种减肥干预,对非洲裔美国乳腺癌幸存者(AABCS)在体重、体成分和行为上的效果。

  研究人员将早期(I-III)AABCS被随机分配到6个月的干预下(n = 125)或自我指导(n = 121)的减肥计划,促使行为改变减重5%。收集基础、干预后(6个月)和随访(12个月)的人体测量、体成分和行为数据。描述性统计和混合模型分析评估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群体之间的差异。

  研究结果显示,平均(±标准差)年龄为57.5(±10.1)岁,体重指数为36.1(±6.2)kg/m2 ,82%的患者为I期或II期乳腺癌。两组体重都减轻了。干预指导组减重的平均体重和百分比都要高于自我指导组(6个月:3.5kg V1.3kg; P<.001; 3.6% V 1.4%;P<.001;12个月:2.7kgV 1.6kg;P<.05;2.6% V 1.6%;P<.05)。干预指导组44%和自我指导组19%达到减重5%的目标。干预指导组在两个时间点的体成分和行为变化也更明显。

  研究证明了以社区为基础、以AABCS为目标的干预指导减肥计划的疗效。虽然平均减重没有达到5%的目标,但6个月的平均减重百分比>3%,可改善健康结果。AABCS的重要资源就是价格实惠、方便健康的促进计划。

  【4】Carcinogenesis :小心!美发产品可能导致乳腺癌风险增加!

  使用美发产品会增加女性患乳腺癌的风险吗?毫无疑问,对广大爱美女士而言,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当然,这也是来自美国罗格斯大学的研究人员及其来自罗斯威尔公园癌症研究所、麻省总医院和莫菲特癌症中心的的同事关注的问题。他们于最近发表在Carcinogenesis上的一项新研究中给广大读者分享了他们关于头发染料、直发膏及基于胆固醇的美发产品对非洲裔美国女性及白人女性患乳腺癌风险的影响。该研究由罗格斯大学Adana A.M. Llanos博士等人领导完成。

  2014年,作者从10个新泽西县及纽约总共招募了4285名患乳腺癌的非洲裔美国女性及白人女性,同时招募了一些未患癌的女性作为对照,她们的年龄在20-75岁之间。新泽西州癌症登记所帮助筛选了新泽西州的癌症病例。研究人员收集了所有参与者的社会人口统计学资料及已经证明的乳腺癌风险因素资料:包括家族和个人健康史、产前暴露、生育史、荷尔蒙使用情况及生活习惯暴露情况(如美发产品使用情况、香烟暴露史、饮酒史、体育活动、维生素消耗等)。他们还收集了所有乳腺癌病人的乳腺癌肿瘤组织检查资料。作者对参与者的头发染料、直发膏及包含胆固醇的深度调节霜的使用情况非常感兴趣,同时也对使用这些美发产品与乳腺癌风险的关系非常感兴趣。

  研究人员发现暗染料(棕黑色或者黑色)的使用与非洲裔美国女性或者白人女性乳腺癌风险增加51%有关,与非洲裔美国女性雌激素受体阳性的乳腺癌风险增加72%相关。他们还发现使用化学松弛剂或者直发膏与白人女性乳腺癌风险增加74%相关。

  这项新发现为某些美发产品的使用与乳腺癌风险之间的关系提供了证据。他们的发现表明确实需要进一步深入研究探索使用美发产品可能促使乳腺癌发病率增加的原因以及降低相应患癌风险的有效方法。

  【5】BMJ:什么才是乳腺癌患者术后淋巴水肿的最佳保守干预措施?

  淋巴水肿是乳腺癌术后的常见并发症,但外科干预措施应用并不广泛,且仅作为重症淋巴水肿的治疗手段,因此临床上常使用保守干预措施。那么,最佳保守干预措施是什么?近期,荷兰癌症研究所理疗科的临诊流行病学家Martijn M Stuiver副教授发表在《BMJ》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对此进行了综述。

  淋巴水肿是联合或不联合癌症辅助治疗的乳腺癌手术的常见并发症。腋窝淋巴结清扫术后,常发生因淋巴系统损伤而造成流体聚集。肿胀常发生在手臂,但可累及胸部或背部,并造成疼痛、功能障碍和体像障碍。

  近1/5女性乳腺癌幸存者在确诊或手术后的2年发生淋巴水肿,且发生率逐年增加。近年来,前哨淋巴结活检已经作为标准方法进行实施,并普遍降低了淋巴水肿发生率。这意味着,淋巴结临床阳性的女性可进行高风险的腋窝淋巴结清扫术,但是其他女性可不使用该方法。

  【6】J Cancer:黄连素增强了乳腺癌的化疗敏感性,并通过剂量编排的AMPK信号通路诱发细胞凋亡

  乳腺癌是女性中最常见的恶性肿瘤。虽然个性化或靶向分子癌症治疗目前比较流行,但对晚期乳腺癌患者来说,细胞毒性化疗被认为是另一种选择方案。

  然而,化疗仍然是乳腺癌治疗的常见的和关键的局限性。黄连素,被称为AMPK激活者,已经展示了包括抗肿瘤效应在内的多种活动。在这项研究中,我们研究了不同剂量的黄连素对耐药的人类乳腺癌MCF-7/MDR细胞在体外和体内的化疗敏感作用,以及对阿霉素(DOX)化学敏感性的AMPK活化机制。

  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黄连素可以通过剂量编排的方式来克服对阿霉素(DOX)的耐药性:一方面,低剂量的黄连素可以通过AMPK-HIF-1α-P-gp途径提高阿霉素(DOX)在耐药性乳腺癌细胞的灵敏度。另一方面,高剂量的黄连素通过AMPK-p53途径独立表达HIF-1α单独直接诱导细胞凋亡。

  综合来看,我们的发现表明黄连素使耐药的乳腺癌对于阿霉素(DOX)化疗变得敏感,并通过在体外和体内的剂量编排的AMPK信号通路直接诱导细胞凋亡。黄连素似乎是一种用于治疗乳腺癌很有前景的化疗增敏剂和化疗药物。(文章详情--J Cancer:黄连素增强了乳腺癌的化疗敏感性,并通过剂量编排的AMPK信号通路诱发细胞凋亡)

  【7】JCO:晚期乳腺癌的患者的治疗--氟维司群+Abemaciclib,有效且安全(MONARCH 2研究)

  MONARCH 2临床试验旨在对比Abemaciclib联合氟维司群与安慰剂联合氟维司群用于治疗激素受体阳性(HR+)、人体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HER2-)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的治疗效果。Abemaciclib是一种选择性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CDK)4/6抑制剂。

  MONARCH 2是一个全球性的、双盲的III期临床试验,患者均为激素受体阳性(HR+)、人体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HER2-)的晚期乳腺癌患者,这些患者已经在接受新辅助疗法或辅助内分泌治疗(ET),且接受辅助ET≤ 12月,或因转移性病变在接受一线ET。患者被随机分配(2:1)接受氟维司群(500mg,频率按药物标签)+Abemaciclib或安慰剂治疗(150mg,每天两次)。主要终点是研究者评估的无进展生存期(PFS),关键次要终点包括总生存率、客观反应率、反应持续时间、临床受益率、生活质量和安全性。

  2014年8月-2015年12月间,669例患者被随机分配接受Abemaciclib加氟维司群(n = 446)或安慰剂(n = 223)加氟维司群。与单独接受氟维司群治疗组相比,Abemaciclib加氟维司群显著延长PFS(中位数,16.4 vs 9.3个月;风险比,0.553;95% CI,0.449-0.681;P<0.001)。在可测量的病变患者中,Abemaciclib加氟维司群的ORR达到48.1%(95% CI,42.6%-53.6%)vs安慰剂组的21.3%(95% CI,15.1%-27.6%)。在abemaciclib组与安慰剂组最常见的不良反应为腹泻(86.4% vs 24.7%),中性粒细胞减少(46% vs 4%),恶心(45.1% vs 22.9%),疲劳(39.9% vs 26.9%)。

  研究人员认为对激素受体阳性(HR+)、人体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HER2-)的晚期乳腺癌患者(无论是否进展或正在接受内分泌治疗),在氟维司群治疗中加入Abemaciclib(150mg,每日两次)是有效的,且显著改善PFS和ORR,同时安全性也较高。

  【8】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双拳出击-免疫检查点抑制治疗乳腺癌取得突破进展

  免疫检查点抑制疗法作为一种新型的癌症治疗方法,对多种癌症有着显着的疗效。但是目前为止,并没有在乳腺癌领域取得显着的成效。近日,发表在《科学》杂志子刊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上的封面文章采取新的组合疗法策略,对抑制肿瘤生长,提高小鼠生存率有明显作用。

  由于BRCA1-关联肿瘤通常表现出三阴性表型,并伴随广泛的淋巴细胞渗入,研究人员首先利用Brca1-缺陷肿瘤模型探究了肿瘤的突变负荷,免疫谱,以及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反应。结果显示:与野生型BRCA1病人相比,Brca1突变三阴乳腺肿瘤(TNBCs)的突变负荷,肿瘤渗入性淋巴细胞的数量,以及免疫调节相关基因(PDCD1和CTLA4)的表达量均有显着提高。紧接着,他们对Brca1缺陷小鼠进行了顺铂处理和双重免疫检查点抑制处理(anti-programmed death-1和anti-cytotoxic T lymphocyte-associated antigen 4),小鼠表现出强烈的系统和瘤内免疫反应,并伴随着树突细胞的激活,抑制性FOXP3+调控T细胞的减少,以及肿瘤渗透细胞毒性CD8+和CD4+ T细胞的激活等。综上,研究者认为,双重免疫检查点抑制处理,并结合顺铂处理,可以显着性抑制Brca1-缺陷肿瘤的生长并提高存活率。这一发现可以为临床治疗BRCA1-相关三阴乳腺癌提供理论依据。

  【9】J Womens Health:低剂量阿司匹林可以降低女性糖尿病患者乳腺癌风险

  近日,《女性健康》杂志上刊登了一篇标题为《低剂量的阿司匹林可以减少糖尿病女性患乳腺癌风险》的文章,这是一份来自台湾中山医学院的研究人员进行的一次回顾性研究结果报告。

  在此次试验中,研究人员对比了14.9万例女性糖尿病患者的病例,她们的糖尿病患病时间都超过14年,研究人员对比分析了这些参与者的用药情况,在各类药物对比之后,研究人员得出结论。他们发现,长期服用低剂量阿司匹林可以将女性糖尿病患者患乳腺癌的风险降低18%。

  那么,低剂量阿司匹林的使用定义是什么呢?研究人员建议每天摄入75 - 165毫克阿司匹林。研究人员在文章中指出,如果糖尿病患者服用低剂量阿司匹林的时间正好是他们回顾研究的这14年,那么高累积剂量的阿司匹林久可以将患乳腺癌的风险降低了47%,相反,中低累积剂量起不到任何作用。

  另外,来自弗吉尼亚联邦大学研究所,女性健康学院的研究人员也表示:“乳腺癌是2型糖尿病女性患者的其中一个并发症,长期低剂量的阿司匹林可以有效减少这一风险,除此之外,这些研究结果还表明,低剂量的阿司匹林不仅可以降低女性患乳腺癌的风险,还可以有效的预防心血管疾病。”

  【10】ASCO2017:下一代测序在乳腺癌治疗中的应用

  癌症靶向治疗被认为是彻底改变肿瘤治疗的方法。目前,关于在乳腺癌(BC)中使用NGS的数据仍很少。在这里,研究人员报告了在一系列BC患者中NGS的经验。采用IRB认可的方案,回顾分析了西尔维斯特综合性癌症中心(UMMSOM)接受NGS治疗的治疗的BC患者,同时,收集有关人口统计学,肿瘤特征,基因组突变特征以及随后3个月后靶向治疗效果的数据。

  研究结果显示,2013年1月至2016年4月,对101名BC患者进行NGS。诊断的平均年龄为49岁,其中III期为91%,III期为6%,II期为2%,I期为1%。50%为雌激素受体(ER)+,HER2-肿瘤,31%为三阴性肿瘤,13%为HER2 +,ER +肿瘤,6%为HER2 +,ER-肿瘤。98%至少含有一个突变,其中78%具有可靶向突变。16例患者接受靶向治疗(TT)。NGS和TT之间的平均时间为0-22个月,其中7例患者接受其它全身治疗。没有接受TT的最常见原因为没有可行的突变(24%),不符合可用临床试验(14%),稳定型疾病(SD)(13%),失访(11%),医师决定(11%)。在接受TT的16例患者中,7例患者病情发生变化,3例在应答反应发生前已经死亡可,推测不能从NGS获益,2例因副作用停药,1例有SD,1例有部分反应,2例因太早不能进行评估。

  研究表明本项目中大多数BC患者有可针对性突变。然而,由于多种原因,TT未提供给大量患者,并且根据NGS发现治疗的那些患者的临床受益并不很好。虽然NGS肯定是一种有希望的技术,但应该与分子肿瘤联合使用。遗憾的是,目前有很多原因限制它的作用,其高昂的费用可能无法允许其在临床试验之外使用。

  【11】ASCO 2017:乳腺癌患者的怀孕不会增加癌症复发几率

  乳腺癌后妊娠的安全性依然未得到明确,特别是在激素受体阳性的女性中。

  2013年Azim教授在JCO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关于激素受体情况是否影响确诊乳腺癌后怀孕患者预后的多中心回顾性研究,入组条件为确诊乳腺癌1年以上、在怀孕前无复发转移证据,分为怀孕组(确诊乳腺癌后怀孕)和对照组,研究发现怀孕并不影响激素受体阳性组(HR=0.91,95%CI=0.67-1.24,P=0.55)和激素受体阴性组(HR=0.75,95%CI=0.51-1.08,P=0.12)患者的无病生存率(DFS)。乳腺癌治疗后的足月妊娠可以降低乳腺癌的相对死亡风险,即使是出现自然流产也能获得类似的获益,但人工流产对预后没有明显影响,且激素受体情况对OS的影响没有统计学意义(P=0.11)。怀孕似乎不能增加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复发转移风险。

  但该研究只表明了乳腺癌后的第一个5年里妊娠对乳腺癌的结局没有不利的影响。因此,研究人员在ASCO 2017大会上报告了上述研究的长期随访结果。

  在这项多中心回顾性研究中,乳腺癌后怀孕的患者(妊娠队列)根据肿瘤和治疗特点,以1:3被匹配没有后续怀孕的患者(非妊娠队列)。调整时间偏差,每个非妊娠患者的最小无病状态的时间应不少于其匹配的妊娠队列患者从诊断乳腺癌到怀孕的时间。主要终点为激素受体阳性的乳腺癌患者的无病生存期(DFS)。次要终点是DFS和激素受体阴性和不管激素受体状态患者的总生存期(OS)。研究人员还评估了人工流产对乳腺癌结局的影响。

  本研究包括1207名患者,其中,333例怀孕患者和874例非妊娠患者。共有57%的患者有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怀孕后12.5年,激素受体阳性(风险比[HR] 0.94;95%可信区间[CI],0.70-1.26;P = 0.68)、激素受体阴性(HR 0.75;95% CI 0.53-1.06;P = 0.10)及所有(HR 0.85;95% CI 0.68-1.06;P = 0.15)的乳腺癌患者妊娠和非妊娠的DFS没有观察到差异。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患者的两个队列间没的OS没有差异(HR 0.84;95% CI 0.60-1.18;P = 0.32);但在激素受体阴性乳腺癌患者中,妊娠队列的OS明显改善(HR 0.57;95% CI 0.36-0.90;P = 0.01),产生一个显著的整体估计(HR 0.72;95% CI 0.55-0.94;P = 0.02)。无论激素受体阳性与否,流产对预后没有影响(HR 0.80; 95% CI 0.56-1.13; p = 0.20)。

  这是关于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患者妊娠的安全性的最大的研究。长期随访证实,怀孕是安全的,无论雌激素受体阳性与否,都不应气馁。该研究结果进一步为进行的IBCSG-BIG-NABCG阳性试验(nct02308085)加强了理论依据:为了妊娠可以暂时中断辅助内分泌治疗。

  【12】J Hypertens:血压和乳腺癌的风险相关吗?

  血压与乳腺癌可能有一个共同的病理生理途径,包括慢性炎症、激素合成和代谢。以往的研究调查血压和乳腺癌之间的相关性时测量血压只是在单一的时间点,并且没有评估乳腺癌分子亚型之间的相关性。

  近日,高血压领域权威杂志Journal of Hypertension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使用的数据来自于墨尔本协作队列研究的22?833名女性参与者。研究人员客观地测量了基础(1990-1994年)和随访访问(2003-2007年)的血压。研究人员采用Cox回归来估计基础血压和血压时间变化与乳腺癌整体和分子亚型风险之间相关性的风险比。

  研究人员在基础测量的BP与乳腺癌整体风险之间没有观察到任何相关性(SBP每改变5?mmHg,风险比为1,95%可信区间为0.99-1.02),也与亚型无关(SBP每变化5?mmHg:雌激素受体阴性:风险比为0.99,0.96-1.03;孕激素受体阴性:风险比为1.01,0.99-1.04;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风险比为1,0.98-1.01)。血压随时间的变化也与乳腺癌的风险无关(SBP每改变5?mmHg,风险比为?1、0.97-1.03)。随着时间的推移增加的DBP与三种分子阴性的乳腺癌的高风险相关(P=0.04),基于少数病例(n=41)。

  该研究支持了既往的研究结果表明血压与乳腺癌之间并不存在相关性。在评估血压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评估特定的肿瘤亚型时,也可以得到类似的结论。

  【13】ASCO 2017:保留乳晕改良乳腺癌根治术或是安全可靠的

  由于乳房美容的效果得到了显著提高,目前保留乳头、乳晕的手术在世界得到了普及,然而4-58%的保留乳头手术因其可增加复发风险使得保留乳头的乳房切除术的肿瘤学安全性备受争议。

  本研究通过在连续切除标本分别评估乳晕和乳头来探究切除乳头的乳晕乳腺癌根治术的肿瘤学可行性。

  收集2016年8月3日至2017年1月25日之间的接受传统乳腺切除术的女性的连续标本进行分析,乳晕和乳头切片分开。分析乳头乳晕受累情况及临床病理资料。纳入了4名保留乳晕的乳腺癌患者进行分析。

  结果发现,乳晕内恶性病变的总体发生率为2.3%(3/127),明显低于乳头内恶性病变的总体发生率11,8.7%(11/127,P = 0.03)。肿瘤直径≤3cm的患者中,乳晕区外,无凹陷或炎症表现,乳晕病变的发生率为0。4例接受乳晕保留乳房切除术,无乳头重建患者。美容效果都不错。

  总而言之,乳房肿瘤直径≤3cm、无炎症、乳晕凹陷或retro-areolar肿瘤很少会累及乳晕。乳晕乳腺癌根治或符合肿瘤学安全性,对于某些患者可选择此类治疗方法。

  【14】New Engl J Med :乳腺癌患者福音:卡培他滨对于棘手的乳腺癌效果神奇!

  一项临床实验发现,一种名为卡培他滨的药物可以延长乳腺癌晚期患者的寿命,尤其是对标准治疗已经不起作用的患者。肿瘤学家称这叫做“治疗进展。”

  研究人员表示:“卡培他滨是FDA批准使用的抗癌药,我们一直使用它来治疗癌症。卡培他滨是药片形式的,它比常规化疗的毒性小很多。最重要的是,它可以延长乳腺癌患者的总生存期。”

  早在1998年,卡培他滨已经获批用来治疗扩散到其他器官的晚期乳腺癌。在日本和韩国也在进行其针对不同患癌女性的不同作用。此次试验的参与者为910名乳腺癌患者,她们同时缺少一种HER2的蛋白质,这就意味着常规乳腺癌药物,如赫赛汀对她们不起任何作用。这些患者病情发展的速度非常之快,但是在使用卡培他滨治疗额过程中,患者复发或死亡的风险降低30%,五年生存率达到74%。广告

  研究人员表示:“我们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万灵药,但是卡培他滨确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延长晚期乳腺癌患者的生命,此次试验也证明了进展治疗的意义所在。”

  “此次研究也证明了对一种抗癌药物没有反应的患者,不一定对其他药物没有反应,我们在卡培他滨上看到的治疗棘手乳腺癌得新希望。”此次研究的完整报告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

责任编辑:刘妍
打印 |
关闭
  • 热点阅读
  • 健康资讯
  • 养生保健
  • 疾病预防
搜索推荐
相关新闻
胶东在线版权所有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返回首页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