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健康 > 烟台健康资讯

对话烟台艾滋病感染者:生活,在伤痛看不见的地方

来源:胶东在线  2018-11-30 11:03:15
A+A- |举报纠错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图/姜贤珠)

  胶东在线11月29日讯(记者 张倩)“如果3年前没有那次经历,我一定会比现在活得更精彩!”电话里,艾滋病感染者、90后烟台小伙邵华(化名)坚定地告诉记者。他说,起码工作起来会更敢拼,生活里也不会这么畏首畏尾,拒绝美好的爱情。

  朋友圈里,这个小伙子阳光、自信、有主见,他健身、旅游,生活看上去充满活力。单是那个寸头,就能轻而易举让人感受到部队给予的特殊气质。“状态不好的自己承担,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而已。”

  两年前,他把自己感染艾滋病的事儿告诉了发小。这个小姑娘在得知消息后不仅没有放弃,反而勇敢地向邵华表白了!“她一直喜欢我,我知道,但我不想拖累她,虽然她觉得无所谓。”身为艾滋病感染者,因为责任和自我保护,邵华选择对爱情“敬而远之”。他说,除非有一天他能够真正摆脱,否则,他会一直选择一个人走下去。

  “一杯酒之后,我就断片了”

  2015年,北京。

  邵华告别待了5年的部队,步入社会找工作。

  “从招聘信息看那份工作确实不错,是招家政销售的,包括酒店的生活用品、保洁员等都在内。”由于路途遥远,经过三次换乘,邵华到达应聘地方已经是傍晚六点多钟,那是北京的一个郊区,地点在一所公寓内。

  负责招聘的大叔,看上去有50多岁,十分热情,说天色已晚,先吃饭再谈应聘的事。邵华答应了。

  没想到,就是这顿饭,从此改变了一个拥有大好青春和大把热血的年轻人。

  “大叔让我陪他喝点酒,其实就喝了一杯白酒,按照我的酒量不可能醉的。而且以往喝再多,也不会断片,应该是他往酒里下过药。”第二天早上醒来,邵华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躺在床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吃饭后的事儿一点也记不起来。我问大叔发生了什么,他说我昨晚喝多吐了,就帮我把衣服洗了。”邵华说,当时心里也犯嘀咕,但没往其他方面想,毕竟,刚踏入社会,很多东西也不懂。

  对方再三要求他接受这份工作,出于担心,邵华拒绝了。但,厄运却并没有就此终结。

  生日当天确诊,那几天想过轻生

  “通知复查结果那天,正好是我生日。”说这话时,电话里的邵华发出了笑声,是苦笑。

  那件事过后,他找了一家房地产的销售工作,干得有声有色,领导也十分赏识。我问他,难道这段时间里,就没有再对之前发生的事,有过担忧,要去医院检查检查吗?他说,自己有去网上查资料,因为几个月后,经常感冒、拉肚子,“身体过去一向很好,所以会有察觉,就百度‘男男’之类的,但还是抱有侥幸心理。”

  终于,在到上海玩时,他鼓起勇气去了当地的疾控中心。初筛结果显示阳性,医生建议复查。而就在他返回北京的一个周后,复查结果来了,确诊阳性。

  “顿时感觉活着没有啥意义了,也没心情上班,晚上夜深人静就蒙着被子哭,特别害怕,因为我所有关于艾滋病的认知都来源于那段时间不停地‘百度’,说身体会很快腐烂,然后死去。”

  本该庆生的日子,邵华却有了轻生的念头。那一天,他在微信上默默发了一条状态,内容只有四个字:心疼父母。

  “死很简单,可一想父母那么不容易,不能让他们更难过。”一个人的北京,没有人可以倾诉,也没有人给予安慰。他默默在网上了解着艾滋病的知识,并在志愿者的开导下,寻求治疗的方式。

  通过打电话咨询北京的疾控中心,了解到需要每月吃药、每月体检,考虑到异地治疗的不便,邵华决定回老家。于是,在确诊的半个月后,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姐姐,那时候,父母都在姐姐家照看孩子。一家人抱头痛哭,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不求特殊照顾,只希望享有和正常人一样的待遇

  就在上个月,邵华去疾控中心复查,结果显示,体内HIV病毒为0。医生告诉他,未来可以正常结婚生育。

  面对这个结果,邵华很平静,这是他坚持两年多治疗换来的。每天定上闹钟,晚上10点按时吃药,不喝酒、不抽烟,基本不参加朋友聚会,和外界保持着心理上的安全距离。

  最初回老家接受治疗那段日子,邵华担心父母会嫌弃他,就把自己“隔离”起来。吃饭时,他会用自己的碗筷,然后把饭菜拨到单独的碗里,一个人远远地吃。他生怕自己一点唾液、甚至是近距离的触碰,都会对家人造成“威胁”。

  “很感谢我的父母,在我最脆弱无助的时候给予我无微不至的关怀。他们也难过,但他们会收起伤痛,去理解我、支持我,在北京一个人生活多年后,这种被照顾的感觉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在邵华的心里,父母是他强大的精神支柱。他说,因为自己,妈妈也成了半个专家,经常主动查询相关的资料,和医生沟通艾滋病治疗方面的经验。

  如今,工作、生活都已步入正轨,看上去和正常人没有差别,但摆在眼前最现实、也最让邵华头疼的问题是,社会还无法给予他们与常人同等的对待。

  “我不希望特殊照顾我们,只要享受正常人的权利就行。”前不久,邵华因痔疮发作,从北京回到老家进行治疗。本以为在老家治疗起来能够方便些,没想到当地县城的医院拒绝接受。无奈,他只好返回北京。

  “北京传染病医院的医生很热情,让我不用有心理压力,说每天他们都会接收几千名像我这样的患者。”尽管这次治疗非常顺利,但邵华还是有些担心:这次是小手术无关紧要,可万一日后有严重的病需要紧急救治,或者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怎么办?如此远距离地就医终归不方便,也不现实。

  如果说三年前那场不幸,让初入社会的邵华,饱尝了世间的复杂和险恶,并从此在内心烙上了一层抹不掉的阴影。那此后,这场跨越时间和地域的战斗,则成就了今天坚强、负有责任的他。

  在他理想的生命轨迹中,也许终其一生,都与艾滋形同陌路。而现实是,他不仅要与艾滋和平共处,同时,更要给予无限关注。“现在时不时也会有关于艾滋病治疗的好消息传来,科技这么发达,我也希望,有一天能有相关的疫苗研发出来,真正治愈艾滋病,让我彻底摆脱它的困扰。”

  邵华说,他盼望这一天的到来!

[ 责任编辑: 栾雪 ]
相关新闻
头条推荐更多
图解新闻更多
胶东在线版权所有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