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健康 > 烟台健康资讯 > 毓璜顶医院

用高精尖技术挑战不可能 烟台毓璜顶医院心外科打造敢于向死神亮剑的团队

来源:胶东在线  2022-06-22 16:37:43
A+A- |举报纠错

  胶东在线6月22日讯(通讯员 李成修 崔方荣 李凌峰)心外科,被认为是手术难度最大的科室,几乎是每个三级医院最后一个开设的学科,但是这个学科却是体现医疗技术水平的重要“旗帜”。它不仅会对周边学科发展起到整体带动作用,有助于提升整个区域医疗救治水平,同时也能有效降低所在地区心脏心血管疾病急诊患者的死亡率。

  记者见到主任魏振宇时,他正准备上台手术,“咱们就直奔主题,节省时间。”作为医院心外科首任科主任,从1997年科室成立到现在,每一步的变化他都看在眼里。“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一路走来,一路艰辛。”在去年经历了肝移植手术的他,曾躺在病床上,回忆起二十多年的风风雨雨,感慨不已。“现在真的挺满足的。”套用郭德纲的一句话来形容他的心情再合适不过:“一步一步地苦熬苦掖,终于我们也看见了花团锦簇,我们也知道了彩灯佳话。那一夜,我也曾梦见百万雄兵。”

  从自己做肝移植手术前一天还连做两台手术拯救患者生命到手术结束9天出院继续为患者服务,魏振宇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所有人,自己是李云龙式的领导,自己带领的科室是敢于向死神亮剑的团队。

  魏振宇(左3)团队讨论手术方案

  信念:把新兴科室打造成优秀团队

  “医院在1997年正式成立了心外科。相比其他科,我们虽然是新兴科室,但在我们心中,始终把科室成立当成一个时代的到来。”那一年魏振宇只有32岁。

  “我1992年曾被公派到澳大利亚查理王子医院心外科访问学习、师从世界著名心脏外科专家奥布莱恩博士。在国外学习期间,我就一直想在自己的国家,一心一意想做专业领域的好医生。”魏振宇回忆说,初到毓璜顶医院,条件很受限制,“没有好的设备,没有梯队建设。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时的体外循环机是国产的最基础的那种盘式机,每天都要刷盘子,可以说非常落后。还有就是人员严重不足,算上我也只有三名医生,更别说专门的体外循环医生、麻醉医生和监护人员了。手术也只能做个先天性心脏病之类的。”

  就是在这种简陋的环境下,魏振宇用理想和信念,带领他的团队完成了法洛四联症、房间隔缺损等几次大手术。为了时刻观察病人的病情,他曾经和团队在“十一”假期全程住在医院,七天时间,头发长了没时间理,衣服也来不及换。

  “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们全科加起来有近百人。有了自己的监护病房,有了专门的体外循环队伍,也有了完善的梯队建设。设备也都是国际一流的。特别是体外循环机,我们现在有了四台,三台带离心泵的ECMO(体外膜肺氧合)。”说到这里,他的眼中有光,“我们现在在体外循环技术上,处在全省领先地位,很多医院都来参观学习。”

  回想过去种种,魏振宇坦言面临退休的自己曾立下一个目标——“一年做300台心脏手术就知足了”。现如今,科室发展越来越好,源自医院各级领导给予的大力支持。“我们的手术量也从最早的一年只有45台,发展到现在一年可以做1200多台。另外,我们也有了3名博士,其他人员也基本都是硕士研究生。真的很满足了。”

  拼命:享受在手术台上的每分钟

  “老魏是真拼命啊!”这是熟悉魏振宇的人发出的由衷赞叹。自己在做肝移植手术的前几天,他还坚持上台,“当时科里很多年轻人都哭着劝我歇歇,可患者怎么办?”正是这种拼命精神的带动,让心外科越来越强,技术越来越过硬。“我现在真的很享受在台上的每一分钟。”他说,“这种享受不是对患者的不尊重,而是看到我们现在拥有这么好的技术,是一种自豪。”

  技术,是魏振宇最乐意谈的话题。术中超声监测是一个心外科发展的代表。而毓璜顶医院在2017年就完成了首例“单纯超声引导介入治疗先心病”填补省内空白,让科室跨入国内先心病微创介入治疗先进行列。“不开刀、不用放射线和造影剂,也不用全麻气管插管,仅需要一台超声机,就可以进行先心病的介入治疗。”他自豪地说。

  荣成的5岁男孩因先天性心脏病入院治疗。根据病例,男孩在三年前因查体发现心脏杂音,入院心脏彩超显示为先天性心脏病,房间隔缺损(II孔型),缺损大小约为1.4cm。

  据魏振宇介绍,先天性心脏病是常见的先天畸形,严重威胁患儿生命,其中简单先心病如房间隔缺损、室间隔缺损、动脉导管未闭、肺动脉瓣狭窄占70%以上。

  尽管传统的外科手术和介入治疗广泛的应用于临床,但两种方式存在各自的优势和缺陷。前者创伤大、恢复时将长,后者创伤小,却需使用放射线及造影剂。“整个手术的过程中,超声影像就仿佛是手术医生的一双眼睛,通过不停的更换超声影像的不同切面,来告知手术的进展程度,还需要心外科、超声科、麻醉科的紧密合作才能够顺利完成。当时的手术非常成功。”魏振宇说,“超声引导下经皮介入技术的出现不但使患者免于开胸之苦,而且不需使用放射线及造影剂,没有辐射损伤,没用过敏、肾损伤的风险,实现了‘不开刀,无放射线’治疗先天性心脏病。除了为患者带来福音,也为医护人员带来益处,使医护人员从闷热的铅衣中解放出来。”

  此外,毓璜顶医院心外科还在全省最先使用了食道超声监测技术,“早期没有这项技术时,病人完成第一次手术后,可能无法完全修复创面,很可能要二次手术,这是人命,是很严肃的问题。但拥有了这项技术,会让患者受到最小的打击,并能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我们已经用了五年,效果都非常好。”

  魏振宇(左)在手术

  无畏:与死神搏斗要有“亮剑”精神

  心脏,对于人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心脏手术的风险系数之大也是人所共知。“这就是在刀尖上行走,稍有不慎就有生命危险。而主动脉夹层,更是急中之急。”魏振宇说,“这类手术,多则二十几个小时,短了也需要数个小时的连续奋战。”但敢于向“亮剑”,体现了心外科的一种勇气,一种魄力。

  “夹层急救对心外科来讲,既是技术的考验,又是社会的要求。因为近些年,随着咱们生活质量的改善和提高,高血压病人越来越多,由此引发的动脉硬化也就多,后续可能衍生出主动脉夹层。动脉夹层一旦发病,会有接近40%的人因为得不到快速的救治而失去生命。救治的唯一方法就是急诊手术。”

  为了患者生命安全着想,心外科全体医护人员形成了一个共识——发病三小时之内一定要进手术室。“时间就是生命。”2017年,一名41岁的重庆患者来烟台开会期间,突发主动脉夹层急诊入院,被诊断为I型主动脉夹层,在准备急诊手术时反复出现3次昏迷,为了挽救年轻的生命,魏振宇冒着术后昏迷不醒的危险给病人实施了主动脉全弓置换手术。“术中见主动脉夹层破损极其严重,置换血管时比较艰难,为避免术中大出血,采取多层加固缝合加三明治缝合技术。”手术顺利完成,患者也于术后1周出院。

  夹层手术还有一大难点就是出血量大。“但我们有着一个特殊的方法。虽然没有名字,但这方法在国内、省内都推广得很好。大家都觉得简单适用,特别适合我们基层医院急救。”

  2008年6月,患者临床诊断为马凡氏综合症,并出现急诊夹层,当时因受条件限制,缺少置换材料,如果不马上进行手术,病人随时可能死亡,“我们在术中果断用二根直血管创造性的手工做出主动脉全弓,挽救了病人生命。”

  “简单来说,就是在主动脉根部做一个类似三明治的夹片,这样既减少了病人的消费成本,又能增加效果。这个方法,出血少、时间短,年轻医生也很容易掌握。”魏振宇说,“我们经历过黑暗时期,所以更珍惜眼前的来之不易。每一项新技术的诞生,都凝结着全科人的血汗,也让科室发展能够稳步提升。”

  魏振宇(左5)团队在查房

  交心:用“医者仁心”换取患者“健康之心”

  毓璜顶医院心外科20余年的发展历程印证了这样的事实:发展,不光要有过硬的技术,更要有好的口碑。心外科在魏振宇的带领下,用医者仁心让一批批患者慕名而来,把“心”托付。

  让他至今难忘的,是四年前的一位患者。“他的儿子是船员,整天飘在海上,家里也有没有别的亲属,突发冠心病的他被一位老同事送到了医院。手术结束后,他的生活无人照料。我们科的赵鹏医生主动承担起了照料任务,这一看护,就是半个多月。”除此之外,科室还经常举办公益性活动,为家庭困难的患者想方设法减免手术费用,为患者捐款也是常有的事。医院还与红十字会合作,每年为超过50例的“先天性心脏病”患儿进行免费救治,科室医生连续十年被医院评为“十佳医生”,并有烟台市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科研论文27篇。

  “虽然科室现在在全国专科可以排到60名左右,但如果没有传承没有科研,就没有发展。”魏振宇至今不忘自己老师的谆谆教诲,“心外科是当代外科技术的代表,是高精技术的代表。我虽然已近退休年龄,但我依然会尽我所能,为患者谋康健,为科室发展谋长久。”

  正如《希波克拉底誓言》所述:我愿以此纯洁与神圣之精神终身执行我职务……无论至于何处,遇男或女,贵人及奴婢,我之唯一目的,为病家谋幸福。

  烟台毓璜顶医院心外科主任魏振宇

  专家简介:

  魏振宇,现任烟台毓璜顶医院心外科主任,主任医师,烟台医学会胸心血管外科主任委员,山东省医学会心脏血管外科副主任委员,1992年及2011年曾赴澳大利亚和美国做访问学者。1997年担任心外科主任至今,主刀完成各类心脏手术超过6千余例,在主动脉夹层、冠状动脉搭桥、心脏瓣膜成形及置换、心脏腔镜手术等领域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完成心脏移植手术十余例。

初审:栾雪
复审:尹伟华
终审:杨淑华
相关新闻
头条推荐更多
图解新闻更多
胶东在线版权所有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